记者调查:苏浙闽三地打破融资瓶颈有新招

作者: admin 分类: 科技 发布时间: 2019-05-07 09:07

数据来源: 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制图:张丹峰

今年以来,金融支持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相关政策密集出台,改善企业融资环境,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近日,本报记者来到江苏、浙江和福建,调查银行业服务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情况。调查中,记者发现三地积极探索破解企业融资难的新路径,因地制宜出台针对性举措,引导资金精准流向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

流动贷款变三年期,企业不再难续贷

浙江台州临海市鸿亚眼镜厂是当地一家小型制造业企业。今年3月,企业因扩大生产规模造成流动资金紧张,于是向临海农商银行申请贷款用于生产经营周转。

虽然是第一次向银行申请贷款,但只花了5天时间,800多万元的贷款就拿到了。贷款期限3年,第一年和第二年每年归还140万元,第三年归还剩余的540万元。

“我们办的是分期贷,每年按比例归还本金,不用为筹集续贷资金着急,这个还款方式也和我们的生产、盈利周期相匹配。”鸿亚眼镜厂法人代表金官顺说。

一直以来,银行发放的流动资金贷款多为一年期短期贷款,但企业的生产经营周期往往较长,带来短贷长用、频繁转贷的现象,既不利于稳定企业长期投资信心,也容易造成企业资金链紧张。“一次性发放中期贷款,可以个性化满足企业的资金需求,避免由于贷款期限与企业回款周期不匹配导致的资金断档。”临海农商银行副行长洪权说。

三年期流动资金贷款正在浙江试行推广。调查中,企业普遍反映,相对于资金价格而言,信贷资金的稳定性对企业更重要。“中期流动资金贷款并不是把钱给企业后就放任不管,而是更强调银行要加强对企业现金流测算和后期的动态监管。这对银行风险控制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得及时了解企业生产经营、对外投资和资金等情况,做到优服务和控风险同步加强。”台州银保监分局党委书记曹光群说。

中小银行是小微金融服务的主力军,而今年大型商业银行也将进一步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力度。《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要增长30%以上。如何在市场上找到更多新增客户?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提供的服务模式如何既能发挥自身优势,又能解决小微企业的融资“痛点”?

“今年我们成立了专门的普惠金融部,有专门的人员服务小微企业,还投入了大量金融科技力量改进服务流程。大型银行不适合一家家做单户企业贷款,我们就顺着供应链上下游,地毯式寻找和挖掘客户。”工商银行临海支行行长许钊海说。

台州市道味餐饮企业管理公司正享受着金融科技进步带来的变化。这家小型餐饮企业在全国拥有近700家加盟店,每天公司要向加盟店配送肉酱和面食。随着加盟店的增加,货物进出量日益增大,企业的资金结算过程越来越繁杂。“之前使用的管理平台系统不稳定,每50个加盟店就需要安排1名内勤人员核实订单和回笼货款,有时候业务量太大,账目来不及当天处理。”公司总经理何临航说。

临海工行了解到企业的难处后,为其量身定制了电子供应链销售平台,与公司内部管理平台对接起来,提供采购下单、物流、支付、结算和理财等“一条龙”金融服务,让原本繁琐的下订单、支付和结算过程简单起来。“现在公司可以随时在线审核、及时发货、自动核对订单和结算。以后加盟店规模再扩大也不用担心了。” 何临航说。

在江苏,海安农商行运用差异化定价方式,实现“一户一价”,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成本,累计减轻企业贷款利息超过3000万元;在浙江,农业银行发起设立投资管理公司,帮助优质民营企业解决股权融资难题,缓解流动性压力;在福建,兴业银行发展绿色信贷,向企业发放以碳排放配额作为抵押的流动资金贷款,盘活企业“碳资产”,让信贷资金真正“绿”起来……

联合会商机制和尽职免责机制破解融资难题

调查中,银行和监管部门相关人士普遍反映,在服务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过程中,有两大因素困扰金融机构:首先是企业信息不透明,导致金融机构很难充分了解企业的真实经营状况和信用水平;其次是不良贷款责任追究机制,让从业人员不敢放开手脚服务民营、小微企业。

过去几年,浙江义乌梦娜袜业的经营环境有所改变,加之受担保链风险波及,一度陷入流动性危机。当时企业涉及袜业制造、房地产、金融等多个行业领域,贷款金额约30亿元,对外担保金额达到16亿元左右。

“当时监管部门、地方政府和银行去企业摸清风险底数,认为企业主业还不错,财务比较规范,没有发现过度投资和挪用信贷资金的情况,主要的风险来自于连带担保,需要帮扶一把,否则只要一家银行抽贷,企业就难有喘息机会,而且风险会再度传导、蔓延到更多上下游企业和担保圈内企业。” 金华银保监分局党委委员徐佶说,他们协调当地政府、贷款银行一起帮助企业解困,剥离沉重的固定资产,整合资源发展高端智能制造。

3月28日,主牵头行农行义乌分行组织召开联合会商会议,达成稳定授信规模,不压贷、不抽贷、不收贷的决议,继续给予企业中长期流动资金贷款支持,并执行优惠利率,其他银行利率上浮幅度不超过30%。如今企业贷款金额下降至15.12亿元,未出现逾期和欠息,对外担保金额也逐步降低,企业重获新生。

徐佶介绍,类似梦娜袜业这样的企业不在少数,单家银行很难弄清楚这类企业的经营、融资和风险状况,银行之间缺乏信息共享和协商沟通机制,可能会造成过度授信。为此设立联合会商机制,由过去单家银行“诊断”变为所有贷款银行集体“会诊”,贷款银行之间分享信息,共同行动,既能全面把控企业状况,防范风险,又能提升金融服务的精准度。

具体来说,对需要“扶强”的企业,银行联合授信,共同测算出适合企业的信贷总规模,各家银行在规模范围内,与企业自行协商贷款条件,防止单家企业过度授信;对需要“帮困”的企业,通过债权人委员会,银行集体决议、一致行动,避免竞相收贷引发“踩踏”风险;对“僵尸”企业,银行协调一致,坚决出清。

目前各地正在建设综合金融服务平台,打通金融机构和企业之间的信息“鸿沟”。在江苏,苏州银行在苏州市金融办的指导及委托下,承接“苏州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建设和维护。苏州银行董事长王兰凤介绍,平台充分利用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采用“线上+线下”的服务模式,在“线上”,企业可以发布融资需求,金融机构快速获取企业融资需求信息后可迅速对接;金融机构也可以发布相关金融产品,企业能搜索符合自己需求的金融产品。如果线上融资对接不成,相关部门可组织协调金融机构进行线下交易撮合,为企业定制个性化融资方案。此外,平台还整合了工商、税务、海关、电力等78个政府部门、公共事业单位信息数据。

截至3月,苏州综合金融平台已累计解决融资需求37615项、金额5830亿元,需求项目解决率为84.13%,需求金额解决率为97.04%。

建立科学的尽职免责机制是做好小微金融服务的另一关键所在。“我们建立了容错纠错机制,明确在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外部监管规定、本行规章制度禁止性规定的前提下,业务总体风险状况未超过总行所设定容忍度目标的,可予以容错,可按问责流程免除其相关责任或予以从轻减轻处理。对排查未发现违规问题或仅存在轻微违规事实且该违规事实并非形成项目不良主因的,认定尽职免责,不对相关人员进行纪律处分、经济处理及其他处理等措施。”兴业银行泉州分行行长王良杰说。

银行经营有压力,多渠道降低资金成本

调查中记者发现,目前银行对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普遍下行,一些大型商业银行执行基准利率,中小商业银行利率也有所下降。

“当地银行业的竞争压力比较大,利率水平原本不高。现在整体贷款利率往下走,不少业务是要亏本的。”一家银行分行的负责人说。

银行自身的融资成本走高已成趋势。融资成本上升,贷款利率下行,银行利润空间受到挤压,经营有一定压力。未来要让企业融资成本逐步降低,可以从银行获取资金成本一端做文章。浙江台州已在中小银行开展试点工作。

台州是全国小微金融改革试验区,也是全国唯一一个拥有3家城商行的地级市。台州银保监分局推动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农业发展银行与中小银行合作,由政策性银行发放贷款给中小银行,再由中小银行转贷给实体企业,这样可以为中小银行提供稳定、价优的资金,从源头上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打通了政策性银行资金流向小微企业的通道。目前黄岩农商银行已新发放支农支小转贷款5700万元,贷款平均利率低于全行各项贷款平均利率2个百分点。

服务民营、小微企业,中小银行如何看待来自大型商业银行的竞争?洪权说:“企业总在不断成长新生,银行也能不断找到自己的新客户。大型银行争夺的都是小微企业中的高端客户,他们主要通过大数据风控模型来开拓客户。规模小的客户可以通过纯线上做,但是规模稍大的小微客户还是需要线上线下相结合,这正是我们的优势,关键是要提升我们自己的服务水平和风控能力。”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