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唱作人》昔日老炮儿终与时代妥协,热狗收敛后的利害得失

作者: admin 分类: 体育 发布时间: 2019-05-20 10:14

我曾经说过,《我是唱作人》这个舞台,至少对当事人来说都是有意义的。比如,梁博来此进一步展示自己的初心与坚守。曾轶可为了洗掉快女时代的误解和偏见。王源急需一个实力形象的转型。高进为了得到主流观念的认可。陈意涵努力对抗偶像大时代的大浪淘沙。

然而MC Hotdog,是我百思不愿得其解的歌手。咱们下面慢慢聊。

图片来自我是唱作人

一、反叛的灵魂,主流的内心

我曾经在网上看过一个帖子说:“人不能永远靠怒火来创作。”或者说,不能一直靠着他自己心中的尺度和这世界规则之间的差距来创作。过了没多久,崔健受邀参加了一档综艺节目。摇滚圈瞬间哗然,我看过最有意思的一条评论是:看到最具有批判精神的“摇滚教父”参加综艺节目,仿佛看见初恋做了鸡。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崔健被邀请上春晚的时候。但热狗的批判与崔健的批判有质的区别。

80年代,罗大佑在台湾手抱吉他,唱着《亚细亚的孤儿》《鹿港小镇》,批判着时代的问题,号召着自由的向往。随着时代钟声的敲响,二十一的世纪到来,人们的精神世界也出现了很多新的问题。但千禧年已经不再是适合“质疑”的时代。当人们沉醉在选秀,偶像,肥皂剧的泡沫里,热狗戴着墨镜,质疑人们是否是真的快乐,呼吁着自由与独立。

图片来自我是唱作人

事实上,那几年的热狗也确实反判,地下音乐人出身,自带痞酷范儿,在“你为什么不爱我”?的芭乐情歌时代如陨石一样炸裂在人们的眼前。

热狗并不像那种欧美极左的艺术家一样激进到底,他生于反叛,但当主流市场递出橄榄枝时,他还是会选择走向主流。

有意思的是他在单曲《就让我来RAP》中diss徐怀钰、蔡依林"。在当时引起了强烈争议。几年后又在《我爱台妹》中嘲讽林志玲,侯佩岑。但后来又和侯佩岑合作,有点“出尔反尔”,他就说:“其实我是帮她们提升了地位。当然那个时候比较愤青,后来有和她们接触她们也都不介意,都只是开玩笑好玩而已。”

图片来自我是唱作人

二、时代变更,自我与主流之中如何权衡

时代的审美从网络世界的发展逐渐下沉,网络歌手与短视频歌手的一夜爆发,昔日占据各大音乐榜单的主流流行音乐和天王天后们黯然失色,你的视野里会时不时的出现几个从未见过的歌手,并且他们的音乐还时不时的出现在你的耳边。交织出了一幅华语乐坛最纷杂而真实的图景。

这样的时代里,年轻的创作者们可以通过流媒体和自媒体的发达而摆脱传统唱片公司的束缚,以一种“独立音乐人”的形式出现,这种形式放在二十年前,就是热狗这样的地下音乐人,只是那个时代没有似今天般强大的传播媒介,因此热狗会在那个时代选择抛弃“地下音乐人”的称号签约魔岩唱片。

如今,这个被称作“台湾饶舌教父”的华语元老级说唱歌手,收敛了不少脾气、尖刻与批判,在这个时代的商业与热血间达成了协商,在和解与本色间形成了平衡,当亚文化新星如雨后春笋般地崛起,昔日老炮投身于更主流的舞台进行应对。

三、《我是唱作人》作品分析

可惜,想要顺应主流趋势谈何容易。快餐式的文化很难容纳作品中的回味性。歌词中的内容收起了锋芒,更容易被主流媒体传播。这样的挣扎也表现在了他的作品之中。

《hip-hop没有派对》仿佛就是热狗内心深处的声音,里面唱到“你已经什么都有了,你要怎么愤怒”“曾经是最纯种的野兽,为何做困兽之斗”。这种苦笑式得的反问,将自己的现状逼上审判桌,与之相呼应的则是那句很上瘾且容易洗脑的“hip-hop大风吹,现在在吹着什么”?这是无力,是无奈,是无解,是在面对偶像大时代,昔日老炮儿获得了这个时代所带来的利益,与顺应时代而丢失的自我。

图片来自我是唱作人

《失眠是一种病》是在角色转变前的挣扎,开头的键盘迷幻且安逸,仿佛面前一扇门,通往看不清方向的梦幻王朝,过了这扇门将一去不复返。他在夜晚辗转反侧,在去留之间纠结,为此陷入漫长的夜晚。他唱到“翻来覆去的地狱,谁带我逃离这里”?

《改变》里编曲极其精神爽朗,吉他的演奏如同搭上了新时代的列车,歌词里有一句及其触动我“你想要改变世界,却发现世界改变了你,你开始掉入陷阱,一直变,天堂或地狱,就在你一念之间”。这与《失眠是一种病》有着关联,热狗无疑是踏入那扇门的人,但好坏与否,天堂或是地狱,只有他自己知道。

图片来自我是唱作人

《Do you remember》是他在“我是唱作人”中最平淡的一首,也是唯一一首映射现如今时代的作品,但整首歌如蜻蜓点水,他的抨击并不具有新意,每个人都知晓这些问题,所以,他只能怀念过往。

我很理解MC hotdog的选择,要是他现在还在做《寒流来袭》这样的歌,对于已经长大成人娶妻生子的他来说也不搭调。

然而在这纷杂的时代之中,究竟什么才是最重要?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